• <nav id="wmosq"></nav>
  • <nav id="wmosq"><nav id="wmosq"></nav></nav>
  • <dd id="wmosq"><optgroup id="wmosq"></optgroup></dd>
  • 新藥研發有多難?九死一生!| 睿見2021

    來源:財經新媒體 時間:2021-03-08

    金句摘錄:

    · 從某種意義上講,現在的醫保集采,相當于是對“蛋糕”進行重新分配,以鼓勵創新,也是一個良幣驅逐劣幣的過程。

    · 一款創新藥,平均研發時間是12年-15年,平均資金投入是15億-20億元人民幣。

    · 新藥研發有風險,特別是first in class,風險非常高,可以說是九死一生。

    · 2021年醫藥健康產業仍然會保持火熱的發展態勢,更多的投資機構、資金會流入醫療健康領域。

    正文:

    2020年,新冠疫情肆虐,這個讓全球各國頭疼的狡猾病毒,卻意外讓生物醫藥逆勢起飛。盡管如此,生物醫藥企業——諾誠健華-B(09969.HK)幾乎在疫情最嚴重時期開始了上市招股。諾誠健華由著名生物學家施一公和擁有20年新藥開發及企業管理經驗的崔霽松女士聯合創建,專注惡性腫瘤及自身免疫性疾病治療領域的一類新藥研制。這一時期上市,諾誠建華能夠享受疫情帶來的市場紅利十分有限,上市過程亦是百轉千回。

    “大家認為一個生物醫藥的初創企業,沒有盈利,也沒有面見投資者,誰也沒有信心能否成功上市。但是如果推遲上市,之前的很多工作可能付諸東流,也不知疫情什么時候能夠控制?!敝Z誠健華聯合創始人、董事長兼CEO崔霽松在接受《財經》新媒體記者采訪時說。

    不過,登陸資本市場9個月后,諾誠健華所研發的BTK抑制劑——奧布替尼獲批上市,成為治療復發/難治慢性淋巴細胞白血?。–LL)/小淋巴細胞淋巴瘤(SLL)以及復發/難治性套細胞淋巴瘤(MCL)的又一款創新藥。

    “新藥研發有風險,特別是first in class,風險非常高,可以說是九死一生?!贝揿V松在回憶研發奧布替尼過程的時候對記者感慨。她提到,一般來說,一款創新藥的平均研發時間是12年-15年,平均資金投入是15億-20億元人民幣,周期長、耗資重的主要原因在于研發中的各個環節都有可能失敗,甚至上市后依然可能出現安全性問題。

    不過,作為投資人,北京昌平科技園發展有限公司(簡稱“昌發展”)董事、總經理王穎對《財經》新媒體表示,層出不窮的精準醫療技術正在加快新藥研發的進程,比如AI技術,新的基因組學、單細胞組學技術等,他們能夠提高靶點發現和候選化合物的篩選效率,更快地尋找標的物。

    癌癥是人類的公敵,抗癌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。在中國,癌癥病人5年存活率僅約40%,而這一數字在美國約為70%。崔霽松認為,未來需要更多企業、機構等聯合起來,各盡所長,共同對抗癌癥。

    放眼更為廣闊的醫療板塊,新的一年是否能延續去年的火熱?王穎談到,醫藥健康產業仍然會保持這一態勢,越來越多的人們意識到生命健康的重要性,這將促進更多的投資機構、資金關注這一領域?!搬t藥健康產業雖然有一些泡沫,但最終大浪淘沙,優秀的企業、機構一定會發展起來”,她說。

    新藥研發,九死一生?

    《財經》新媒體:為什么國內外創新藥研發如此緩慢?它的研發過程需要哪些步驟?需要企業投入多少資金?

    崔霽松:一款創新藥,平均研發時間是12年-15年,平均資金投入是15億-20億元人民幣。

    為什么那么貴?主要是新藥研發過程中的失敗率高,而且在臨床前各個階段都有可能失敗。首先,企業需要從數萬個化合物中找到能夠進入臨床的幾個,而且在臨床一期、二期、三期,甚至上市之后,都有可能失敗。

    主要的失敗點在哪呢?第一,靶點選擇。靶點失敗是一個很昂貴的失敗,歷史上有很多不成藥的靶點,整個行業為此花了很多錢,但是他們就是不能成藥。

    第二,臨床階段的失敗,尤其是臨床三期的失敗。一個規模較大的臨床三期需要花費上億美元,但這一個失敗便將前面的一切努力歸零。有的藥甚至上市后一兩年仍可能存在安全性問題,這個失敗就更大了。

    《財經》新媒體:奧布替尼也是一款創新藥,它的研發過程是怎樣的?

    崔霽松:BTK抑制劑在B細胞淋巴瘤中起很大作用,它能夠抑制B細胞增殖與分化,進而抑制腫瘤,這個概念我們是明確的。對于B細胞淋巴瘤,BTK靶點的成藥性已被證明,只要找到一個最優的化合物,就能研發出最好的藥。

    我們用5年時間把奧布替尼做出來,是因為我們堅信BTK是一個很好的靶點,同時我們選了一個很好的化合物,而后在臨床階段全力推進。對于復發難治的B細胞淋巴瘤,BTK抑制劑是革命性的藥物,同時,這種藥在中國及全球需求量很大。

    BTK抑制劑——奧布替尼創造了一個成功的例子,但它并不代表每個創新藥物都能在5年做出來。諾誠健華目前的藥物全部是自主研發的,產品線上十幾個產品,其中有一些產品的靶點,我們確信能夠成藥,但有30%的靶點完全新的,first in class。事實上,即使某個藥品在臨床上沒有呈現想要的結果,我們覺得也非常正常。新藥研發有風險,特別是first in class,風險非常高,可以說是九死一生。

    我們公司的口號是科學驅動創新,一切都要基于科學基礎。

    首先,奧布替尼的選擇性非常好,它只抑制BTK,不抑制其他激酶。我們知道此前的BTK抑制劑,由于脫靶效應而引起包括心臟、腸胃等方面的副作用,這些毒副作用和BTK靶點本身的抑制沒有關系,我們很早就確信奧布替尼在臨床上將有很好的安全性。

    很多人認為,治療腫瘤需要多靶點,藥物抑制的靶點越多,效果越好。奧布替尼最初的目標是針對自身免疫性疾病,比如系統性紅斑狼瘡和多發性硬化癥,而腫瘤不是我們當時的第一選擇。后來大家認為,這么好的藥,應該也用來治療腫瘤。當時我們也有一定質疑:選擇性如此強是否藥效優異?是不是抑制單一靶點也能夠有效抑制腫瘤?

    奧布替尼剛給藥淋巴瘤患者時,我們提心吊膽。當時,第一例臨床病人淋巴瘤已經轉移到了腸道,每天便血,消瘦很快。這個病人吃了我們的藥后,第3天便血基本停止,到第5天便血癥狀已經消失,那個時候我們欣喜若狂,感到奧布替尼真的能夠成為好藥!

    科學有很多未知,之前我們對奧布替尼的安全性是非常確定的。由于靶點專一性高,我們對它抑制腫瘤的有效性并不十分確定。其實,在臨床前我們和和幾家公司聊過,都說這個治療腫瘤可能不行,腫瘤是靶點越多越好,我們自己也半信半疑。我們知道BTK對自身免疫性疾病非常重要,但在臨床上,它證明了單一靶點的藥效很好。那時候,我們覺得科學驅動創新中,科學基礎對于研發創新藥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  《財經》新媒體:從一個投資人的角度看,投資機構更關注新藥研發的哪些方面?

    王穎:新的技術層出不斷地出現,他們也在加速新藥的研發進程,比如AI技術,這一技術的使用,對于靶點的尋找、化合物的篩選,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效率。另外,比如一些新的基因組學、單細胞組學技術,面對遺傳性、傳染性的疾病,能夠高效的找到開發標的。

    還有一些臨床前的動物實驗,從原來小鼠到現在,也在拓展一些非人靈長類的動物模型的實驗平臺。還有,腫瘤標志物的篩選、伴隨診斷等,越來越多精準醫療技術,也在加快新藥研發的進程。

    從投資的角度,我覺得我們要相信團隊,要給予團隊充分的信任和足夠的耐心。企業的科學性要非常扎實,團隊執行力要非常強,再加上企業擁有發自內心要通過創新去治療疾病,改善人類生命健康的愿景,這些因素之下,投資人也要為企業提供更多的投后增值服務,幫助企業鏈接一些核心的資源,分擔解決一些非核心業務。

    《財經》新媒體:在抗癌藥研發上,全球處于一個什么樣的階段?面臨什么樣的問題?商業化過程中有什么樣的挑戰?

    崔霽松:腫瘤是人類共同的敵人,我們可以看到,腫瘤造成的死亡數字遠遠超過新冠疫情造成的死亡數字,除了個別腫瘤治愈效果比較好,總的來說,目前腫瘤治療仍然不盡人意。最新數據顯示,我國腫瘤病人5年生存率只有約40%。在歐美國家,特別是美國,腫瘤病人5年生存率約為70%。

    腫瘤的最大特點就是變異性強、惡性程度高,針對惡性腫瘤用一款藥后,它可能很快就會變異,所以治療腫瘤需要各種各樣的手段綜合治療。但現在的醫療技術還只是處于初級階段,真正把腫瘤疾病徹底治愈,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。在這個過程中,每一個企業都有自己的特點,有的企業小分子靶向藥很厲害,有的企業大分子比較厲害,有的可能是平臺、技術比較強,我覺得大家要一起合作,聯合對抗這個疾病,找到最佳的治療方式。

    王穎:投資機構、政府也可以幫助抗癌新藥的研發。第一,在科學研發投入上,不同層級的政府,需要支持重大的科學研究課題,長期的研發投入,保證集聚全球范圍內優秀的科學家,組成交叉學科融合的科研機制,這是人類攻克癌癥疾病的核心;第二,隨著越來越多的新技術藥物進入臨床階段,這對于中國的臨床能力也提出了一個更高的挑戰。以前我們做仿制藥,實際上臨床環節是很簡單的。但要研發新藥,我國的整個臨床研究能力必須要跟上;第三,國際交流方面,政府要提供更多的包括協會、聯盟、外交等方式,幫助中國的企業和跨國公司進行技術引進或市場推廣。

    醫療健康這一年:火熱態勢能否延續?

    《財經》新媒體:正好在新冠疫情最嚴重的時候,諾誠健華上市了,當時是怎樣的情形?

    崔霽松:從2019年夏天開始,諾誠健華就開始籌備上市。2020年初,公司做了6輪全球路演。1月末,諾誠健華通過了港交所聆訊,但當真正準備招股的時候,疫情就來了。

    到底怎么辦?我們開了多次緊急會議,大家認為一個生物醫藥的初創企業,沒有盈利,招股中不去面見投資者,誰也沒有信心能成功上市。但是如果推遲上市,之前的很多工作,包括財務、法務、盡調等可能付諸東流,而且我們也不知道疫情什么時候能夠控制住。經過反復討論,最后我們還是決定大膽地走出這一步。

    當時不只是疫情肆虐,還有油價下跌、中美關系趨緊、美股4次熔斷,我們招股的時候,幾乎是在市場融資環境最差的幾天,但是非常出乎意料的是,在招股的第一天就好幾倍的資金融了上來。一般情況下路演都是7-8天,但我們只做了3天半時間。我們上市的時候吸引了大量長線基金和機構投資者,香港公開發售超額認購近300倍。

    王穎:說到醫藥健康,尤其是創新藥,很多人認為研發周期長,擔心投資回報率的問題。其實我們在選擇賽道的時候,也有一些投資準則和偏好。

    第一,科學的、前沿的和商業的價值,是能獲得長期價值的基礎;第二,創始人的開放性、國際化和包容性非常重要。一個創新藥從頭到尾,要經歷各種各樣的艱難困苦。創始人需要有國際化的視野,凝聚更多優秀的人才,形成組織合力特別強大的團隊;第三,團隊執行力非常重要,現在對新藥研發的速度要求是很快的,不管在國內市場還是國際市場,要想搶占先機和市場份額,必須要有決斷力和強大的執行力。團隊是否能在研發、商業化、資本運作等不同階段扎實推進,都有賴于具有強大執行力來實現。

    《財經》新媒體:過去一年,醫保談判引發了熱議,有行業人士認為,在當下的醫藥市場環境下,進沒進醫保對企業來說有著生死存亡的作用,二位覺得進不進醫保對企業有什么影響?

    崔霽松:藥品進入醫保,首先要進行價格談判,國家更多會考慮藥品進醫保對于醫?;鸫蟊P子的影響。我國現在商業化醫保越來越多,我想未來幾年商保會成為國家醫保下的重要補充,這對于創新藥快速進入市場來說非常重要。

    王穎:我覺得醫??刭M和鼓勵新藥產業發展之間的關系,確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講,現在的醫保集采,相當于是對“蛋糕”進行重新分配,通過對資源的重新分配以鼓勵創新,也是一個良幣驅逐劣幣的過程。藥品進入醫保目錄,通過集采實現以價換量,這對于創新藥提高銷售份額,加快銷售速度,得到醫保的支付體系支撐,是有一個非常有效的促進作用的。

    另外確實需要從國家層面建立更加健全的支付體系,去實現付費方式的變革。醫保未來也不排除“按醫療價值付費”等方式的變革,已經在推進試點實行,當然這也需要國家更高層面的系統統籌,但我覺得這是一個勢在必行的方向。

    《財經》新媒體:如今,諾誠健華研發的奧布替尼已經獲批上市了,這個藥未來是否有可能進醫保?抗癌藥是如何定價的?

    崔霽松:事實上,2020年人們更多的關注點在于PD-1抑制劑進醫保,對于其他抗癌藥物進醫保后的價錢,醫保局依然考慮了對創新企業的支持。

    《財經》新媒體:王總,您也關注醫藥健康、智能制造,新一代信息技術點等,在這幾個行業有什么獨特的視角嗎?

    王穎:現在是后疫情時代,對于未來的發展趨勢,我覺得有這樣幾個特點:

    第一,后疫情時代,數字化、無人化、物聯網化趨勢更明顯了。比如,醫療健康領域中的AI診斷、遠程診療等。隨著分級診療和基層醫療的發展,人工智能、大數據、新技術在醫療領域將有更多應用場景和發展機會。

    第二,供應鏈、產業體系的完善和健全愈發重要。在全球化的時代背景下,疫情卻阻斷了供應鏈上的一些環節,這讓各個國家意識到工業回流的重要性。中國已經建立起了相對完善的產業體系,但在一些核心環節,比如說上游的、核心的技術原料,還存在一些卡脖子環節,下一步中國需要通過自主創新實現突破,而這些突破將成為未來投資的熱點。

    第三,中國疫情控制成效顯著,這為很多中國企業走向海外市場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切入口,國際市場上對中國本土品牌的認知也得到了很大提升。我認為,中國企業出海迎來了一個很好的機遇。

    在醫療健康領域,我們將更多關注創新藥,尤其是能夠跟國際一流水平比肩的創新、創業項目;其次,我們將關注高端醫療器械和耗材的進口替代方面,如微創手術涉及到的器械和耗材,未來消費升級相關的生物材料,精準診斷領域的化學發光、分子診斷等新技術,以及分級診療相關的POCT、AI醫療等。

    第四,我們將關注如CRO、CMO等外包服務業。國內創新型企業的研發需求,生產性服務業的市場規模和增速是非??捎^的。

    我們將通過耐心的資本支持和辦公空間、人才引進、生態鏈接等差異化投后增值服務,為企業營造更好的產業生態發展環境。

    《財經》新媒體:2020年醫藥醫藥健康在資本市場很火,2021年是否會延續這一趨勢?在醫藥健康領域,我們有什么可以重點關注的?

    崔霽松:我認為在短期內,生物醫藥在資本市場上依然是起起伏伏,但長期來說,尤其是在中國未來5年-10年里,生物醫藥將迎來黃金時代。因為我國有大量醫療需求,人們也逐漸認識到生物醫藥的重要性。目前我們的創新還是一個起步階段,遠遠沒有達到頂峰。諾誠健華未來還會有一系列的產品,包括針對血液瘤、實體瘤、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產品。我們每年會有一兩種藥進到臨床并投放市場,惠及病人。

    王穎:我覺得2021年醫藥健康產業仍然會保持一個火熱的發展態勢,越多的投資機構、資金會流入醫療健康領域。醫療健康是昌發展非常重要的投資板塊,在醫療健康領域的母基金規模已經超過100億,覆蓋了全國200多個項目。2020年我們發起了自己的第一支醫藥健康的早中期直投基金,2021年還會繼續做一個綜合性、偏中后期的直投基金,同時也會繼續整合更多的社會資本,把母基金群體系進一步做大。

    除了基金以外,我們也會進一步打造公共技術平臺,以及產業化園區的建設。相信通過大家的努力,醫藥健康產業雖然有一些泡沫,但最終大浪淘沙,優秀的投顧機構一定會發展起來的。

    文/《財經》新媒體 劉洋 編輯/蔣詩舟

    掃一掃,加關注

    qq快三群